第49章 坦白_乱臣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第49章 坦白

第(1/3)页

这厢,宋毓看着那个裹在薄毯里抽噎的妹妹,脸色沉如暴雨过境。他紧紧拽着拳头,怒其不争地将手上的扳指捏得咯咯直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丫头是中了顾荇之什么邪,居然失心疯到在人前公然挑衅皇权。下了徽帝的面子不说,还彻底丢了燕王一脉的颜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越想越气,拳头都要捏碎,只觉若这妹妹不是自己一手带大的,估摸着方才就该直接让她去秦淮河里喂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哭哭哭,就知道哭!”宋毓见她那副怂样,气道:“方才那么有能耐违抗圣命,我当你是已经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清歌一哽,打了个哭嗝儿,撇着嘴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因落水惊的还是冻的,此时的宋清歌缩在榻上一角,小小的一团,不说话、不抬头,只默默地落着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这样,宋毓不知怎得就想起噩耗传来的那天,母亲追随父王,用一条白绫殉了情。偌大的王府,一息之间只剩下他和这个未满两岁的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战死疆场,至死未见尸骨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朝廷也只能用他的衣物和母亲合葬,建了个衣冠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出殡的那天,时年八岁的他也是像宋清歌现下这样,素衣裹身,躲在墙角默默地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是宋清歌哭闹着寻到了他,拉着他的手,一口一个哥哥地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岁的孩子,实则是什么都不懂的。可这一声声的哥哥却像是人间路上的烟火,一句句地引着他走出了阴霾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他才知道,人得活着才有故事。死了,就变成附在别人衣服上的灰尘,轻轻一拍,便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帝最宠爱的皇子血脉,不该活成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父王还活着,他不会需要像如今这般逢场作戏、收敛锋芒;清歌也不必伤心垂泪、爱不敢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想着,到底还是歉疚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毓缓下脾气,长长地叹道:“顾长渊的婚事,连他自己都无法决定。听阿兄一句劝,从今往后,你就别再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清歌不说话,默默地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毓无法,只得取来一张干布巾子,兀自擦起那颗湿漉漉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清歌惨叫一声,红着眼往旁边避开宋毓的手道:“这里有个包,刚才落水的时候不知在哪里撞的,你轻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毓一听便蹙了眉,一把扯过宋清歌,覆手在她头顶附近摸了摸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有个包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一股无名火蓦地烧了起来,拿自家这娇纵的傻妹妹没办法,他还不能怪一怪那个祸国殃民的顾长渊?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宋毓干脆也不擦头发了,将手里的巾布甩给宫婢,黑着脸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转身,就跟门外那个气场同样低沉的顾荇之撞了个面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目相对,沉默的周遭霎时凝固起来,只一瞬,两人周围就像是燃起火星,噼里啪啦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一道巨响和木片碎裂的喀嚓声,有人还来不及反应,只觉胸口豁然一紧,继而整个背钝痛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旋地转间,宋毓发现自己已经被顾荇之揪着衣襟,狠狠地抵在了船舱的木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的话还没出口,宋毓气息一闪,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才还一脸怒容的宋世子登时被灭了气焰,一脸不解地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暴怒一百倍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宋毓起了个话头,又兀自咽下了。那双漆黑的眸子望过来,冷得要将他冻住,当即就掐灭了他方才那股要秋后算账的气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宫婢和宋清歌也被这突如其来变故吓得够呛,想上前劝阻,却被顾荇之一个眼风扫回了原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温润如玉的顾侍郎发起火来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sywu.cc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