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宫宴_乱臣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第46章 宫宴

第(1/3)页

月色清辉,映照秦淮河上华灯绚烂。

        河面上停靠着几艘大船,首尾相连,满挂宫灯,远看便如烛龙火蜃,壮丽而璀璨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为北凉使臣准备的官宴,设在了金陵这处最为有名的秦淮晓月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北凉人身在北境内陆,干旱缺水,甚少得见这般水灵的景致。故而一上了龙船,便甚是兴奋地四处打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寡言的顾荇之忽觉自己的袖子被人给轻轻拽了拽,回头便见秦澍一脸鄙夷地对他使眼色,撇着嘴道:“今日这官宴一了,只怕这些北凉蛮子会狮子大开口,要咱们把秦淮河也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荇之冷冷地觑着秦澍,以眼神提醒他慎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一个身着鹦鹉刺绣石榴裙宫装的女子款款行来,步履虽快,却不失端庄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澍一见她便拉着顾荇之想躲,却被一声娇软甜糯的“表哥”唤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正是秦侍郎的表妹,徽帝长女,嘉宁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声虽是唤的秦澍,但公主的眼神却是窃窃地往顾荇之身上落的。未及顾荇之反应,嘉宁公主便先对着他软软地道了句,“见过顾侍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为臣下,理应先向公主行礼。顾荇之一怔,赶忙对着嘉宁公主一揖,回了句,“微臣见过公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朗低沉的嗓音,像秦淮河上缠绵的流水,一向端庄得体的嘉宁公主倏地红了脸,紧张得险些连手里的团扇都拿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公主亲临问好,一般的朝臣都会觉得是莫大的荣耀,且如若公主没有要走的意思,出于礼节也会有些无关痛痒的问候,以免无话可说的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偏生顾荇之这种古板无趣的性子,从来不会刻意讨好谁。此时他也只是垂眼站着,面上挂着谦顺恭敬的笑,实则淡漠疏离得似块冰冷的玉雕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心雀跃期待的嘉宁公主此刻也有些无措,但揪着这个好不容易才能一遇的机会,又不想轻易放弃。只能憋红了那节白玉似的脖子,把费尽心思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秦澍都快要看不下去了,正欲起个话头解围,便听龙船的另一边,响起一道娇俏的“长渊哥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澍霎时觉得一阵凉意从尾椎窜上了天灵盖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一身华服的宋清歌提裙小跑而来,笑花儿都要从眼眶里溅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情敌见面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清歌痴缠顾荇之数年的事,在南祁皇室并不是什么秘闻,故而嘉宁公主一见她,脸色就阴沉得像是七月里要落雨的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澍紧张得手心出汗,因着这两人都是自己的表妹,只怕等会儿她们要是打起来,自己偏帮了谁都怕是要拿话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平郡主想是许久未与嘉宁公主姐妹相聚了,”秦澍正兀自忐忑,只听身边那人云淡风轻的声音,“既如此,微臣不便打扰,先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席话说得得体有礼,任谁都挑不出错处,继而举臂一揖,只留给众人一道深紫色的影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澍一如既往地颠儿颠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和尚,”他扯住急步如风的顾荇之,回头瞄了一眼那两个还在暗自较量的表妹,叹道:“你不觉得自己这种招了蜂蝶,又置之不理的作派不是很厚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应他的是一个淡漠的神情,顾荇之道:“蜂蝶不过是留恋胜春光景,春日逝后,自会散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澍撇嘴,颇为惋惜,“人人都爱阳春三月的紫燕黄莺,我看也是只有你,偏生钟意那只踏雪破风的鹰。”

    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sywu.cc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