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诱捕_乱臣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第50章 诱捕

第(1/3)页

最后两字出口,宋毓觉得眼前站着的这个人已经不能称之为“顾荇之”了,什么温润如玉、谦谦君子、光风霁月、卑以自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在他脑海中剩下的四个字,只有“妒夫可畏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双本就摄人的深眸逼过来,便是一层薄薄的汗,就连腿脚都有些虚虚地发软。宋毓凛着背脊,缓缓地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我说那晚的人不是她,你信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相顾无言,回答他的只有秦淮河上寂寂的晚风。

        顾荇之沉默的将他逼到回廊上的一个拐角,半晌,才冷冷地问了一句,“你没穿衣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已经准备好一百句解释的宋毓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千算万算,他没算到顾荇之居然问出了这么个显而易见,又无法还转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沐浴会穿衣服啊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逼着他自己往断头台上伸脖子么?

        但常年混迹风月场的经验告诉他,比起他被看光光,顾侍郎更在意的应该是花扬没有没有被他看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方才那副斩钉截铁要划清界限的态度来看,这么问,应当是因为死要面子的顾侍郎留着最后一点倔强,问不出“你看到了什么”,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    凭着一股莫名的求生欲,宋毓扶住身后的朱栏,避重就轻道:“你也看到了,那一夜净室的烛火那么暗,实则什么都看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继而一顿,复又强调,“她是从屋顶掉进浴桶的,我没有用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荇之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,但依旧紧拽着拳头,似乎在思忖怎么下手才能杀人灭口、不着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在那只骨相优美的手还有半寸便会落到他襟口的当口,宋毓终于嚎道:“太医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上次跟她提过吴汲在北伐期间的病休,所以她接下来可能会去太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解铃还须系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荇之为谁烦扰,最好的化解法子,自然是提供给他能找到那个人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宋毓只觉自己的衣襟被人轻柔地拢了拢。顾荇之拍拍他被匕首扎破皮的地方,冷冷地道:“来看宋世子知道的,果真是比我想的还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了,”宋毓挑眉,指天发誓道:“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荇之没说什么,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凉的河风拂过,宋毓长长地吁出口气,双手撑着膝盖靠柱坐下叹道:“不达目的绝不罢休,这两人还真是……挺般配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淮晓月的宫宴在上演了赐婚和落水之后,终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花杨又一次跳了秦淮河,好在上岸时遇到几个在河边浣洗的大娘,她便顺手拿了几件衣裳应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叛出百花楼,之前住的地方是不能回去了。不过她向来未雨绸缪,寻了个机会去取了自己提前放在钱庄的银票,躲躲藏藏地过了几天纸醉金迷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隐遁,深夜寂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花扬熟练地别回腰间匕首,将手脚上绑缚的系带都紧了紧,探头往红墙碧瓦的太医院内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夜这里似是有些不同寻常,黑漆漆的一片,不见一个人影,只有回廊和道路上昏昏欲灭的几盏宫灯,形单影只地飘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她潜入的地方并不是太医院熬药和院判上职的区域,而是存放病例和典籍的宗案室,所以人烟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sywu.cc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